怕羞的木头
分类:银河国际文学

悟到这一层的赵小穗迟迟疑疑地问:“你说,如果……跟巫雨虹好的那个人,就在我们系,而且……还有女朋友,甚至已结婚生子,有家有口,我可怎么办好?”卢昌泉说:“如此设问,似可断言你已经知道那个人是谁了。”赵小穗摇头:“我不知道。”卢昌泉说:“你一定知道。”赵小穗说:“你别问了,我知道也不会告诉你。”卢昌泉笑了,点头:“你聪明,我也别装傻。闲云野鹤,不理俗事,最好。”赵小穗说:“你别跟我拽,问你呢,我怎么办才好?”卢昌泉说:“你心中自有沉浮,何必再来问我。”赵小穗说:“她这人,也太放肆了,当着我的面,什么脏话丑话都敢说,简直是把我当木头。”卢昌泉说:“这才最是难求。无眼不见,没耳不聪,六根清静,心不烦乱,甚好。”赵小穗说:“问题是我并不是块木头,我有眼有耳,还长着一颗心,活蹦乱跳的,神经系统也完全正常。”卢昌泉又笑:“惹不起,却躲得起,远远走开。有那么几次,她总该有些自觉。这叫三十六计,走为上计。”赵小穗几乎叫起来:“屁,还上计呢!那是三更半夜呀,你让我往哪儿躲?我是失恋的傻大姐呀,我是无家可归的流浪儿呀?再说,人家已是光着身子打狼,胆大不嫌害臊,还在乎你躲不躲呀?”赵小穗虽说已是研究生,但张口说话,还总是不时蹦出大山里的俗言俚语,透着鲜活与生动,可也透着乡土的本色。卢昌泉想了想,说:“那……我再献一计。我前几天在网上读过一篇小说,题目和发表园地,我一时都忘了,可作者却记得,姓衣名向东。衣向东你应该知道吧,得过鲁迅文学奖。小说就是写的这样一种事:一年轻女子与顶头上司婚外有情,心中百般苦楚,存蓄不下,便跟同一办公室的女友说了,并一再叮嘱为她保密。女友践诺,守口如瓶,却没想惹出那一双婚外男女的诸多猜疑,尤其是那男子,倚仗手里握着别人的升迁荣辱大权,竟让那无辜女子吃了许多说不清道不明的哑巴亏……”赵小穗慨叹:“我还以为,只是我喝凉水塞了牙,倒霉透顶呢。”卢昌泉说:“文学嘛,人学也。当然一定要从生活中来,真实与生命并存。比如说……”赵小穗打断他:“哎哟哟,你还是快说,我应该怎么办吧?”卢昌泉说:“我回去后,马上上网再找到那篇小说,发到你的电子信箱里,你再转发给巫女士,郑重推荐,别不赘言。谅她的脑袋也不是铜打铁铸,不开一点儿缝窍。”赵小穗笑了:“那这一计叫什么,是声东击西,还是移花接木?”卢昌泉很是得意,知道赵小穗接受了自己的建议:“管它白猫黑猫,镇唬住耗子就是好猫。”卢昌泉读研时专攻明清小说,把那些《三国演义》、《水浒传》里斗智用计的章节读得滚瓜烂熟,在小穗眼里,便成了诸葛亮,成了智多星,一时没了主意,常找他来讨教。卢昌泉除了总是能想出别具一格的办法,还有一个优点,就是从不强求小穗接受服从。男人是山,女人是水,水围山绕,汩汩而流,如果山一定要依仗自己的坚固与强大,那水终是要冲破拦阻,奔泻而去的。憋堵的水势越大,那弃之而去的奔泻也越迅猛。疏而导之,才是大智者的治水之策。赵小穗依计而行,将那篇小说转发到了巫雨虹的电子信箱里。巫雨虹什么都没说,但一定是看了,看过后的最突出最直接的外在表现形式,便是又配了一部手机,而且这部手机的号码她没告诉任何人,真正体现了地下工作者般单线联系。有时,那部手机的和弦铃声叮叮咚咚唱起来,巫雨虹只说一声“你等一会儿”,便抓起手机跑出去,好半天才回来。赵小穗心里竟又生出一些不忍。雨虹是钻进了卫生间呢,还是跑到了校园?如果卫生间又有人闯进去了呢?夜深的校园也并不平静,遇到歹徒可怎么好?可能巫雨虹也确是遭遇到了这样的问题,跑出去打了几次电话,便又不走了,我心依旧,仍是立马横枪如入无人之境,仍是把赵小穗当成了一块木头。赵小穗还为巫雨虹新配手机的额外支出心生痛惜。寝室里现成的电话,接手机不如接电话,那是要双向付费的呀。巫雨虹的父母虽说在城市里,但都是普通职工,靠工薪支撑柴米油盐和她的学费,比自己强些也有限。但很快,赵小穗便为这一点痛惜释然了,甚至很觉可笑,那位“大郎”既有钱带她去策马驰骋,过贵族样的生活,还会在乎打打手机这样鸡毛蒜皮的事吗?况且听说,将通信费用列入课题经费支出,早已是合情合理、堂而皇之的理由了。赵小穗突觉地之将倾山峦即崩大事不好分外惊恐了。师母开始一遍又一遍地往寝室打电话,每次都是找巫雨虹,有时一天就要打来七八次。师母肯定是已经察觉到了什么,她要兴师问罪了。这种事,师母开辟的第一战场必是家里,那么,夏青山又是怎样应对呢?是打横兵对垒真刀实枪的阵地战,还是迂回曲折避实就虚的游击战?师母是不是确实抓住了什么把柄,能够置敌手于死地呢?比如,像山里人,既将獾子追堵在了洞穴里,就得用水灌,或用烟熏,总得想些办法用些力气,才能把那狡猾的东西逼到地面上来吧。到了研三的后半学期,导师讲授的课程明显少了许多,研究生们主要是撰写毕业论文,每天钻进图书馆,或在网上查找资料。赵小穗想从夏青山脸上找找战后遗迹,都没有那么多机会了,她甚至有些怕再见到夏老师,自己心里既已知道为人师者那种龌龊的事,还能坦然面对吗?

师母的电话倒还客气,她说你是小穗吧?巫雨虹在吗?她去哪里了?她什么时候回来?她的手机号是多少?她为什么总不开机?她是不是还另有手机……这样一遍一遍的,除了回答“你是小穗吧”用肯定式,赵小穗只好统统用否定式作答———“不知道”。没过十几分钟,电话又来了,赵小穗实在是怕接电话了,便说,师母,等雨虹回来,我让她给您回电话,一定让她回,好吗?赵小穗不想直接跟巫雨虹说,也不好意思说,她写了张纸条,放在巫雨虹的写字桌上:“师母已几次来电话找你,务请回话,她在家等。”好不容易把人等回来了,赵小穗还不忘提醒一句,“有张纸条在你桌上。”巫雨虹拿起纸条,看过便撕了。说,她再来电话,你别管我在不在,都回答不在。心里没鬼,为什么不接电话呢?巫雨虹说,我知道她找我什么事,我不想跟她说。赵小穗心里越发恨上来,也气堵堵地说,可我不会撒谎。你不想那么说也行,那就别接电话。赵小穗说,一声一声地叫,我又不是聋子,烦不烦人?巫雨虹便将墙上的电话线插销拔下来,说这回清静了吧?可她怎么就不想想,要是别人打来的电话呢?比如卢昌泉,就只能让我接手机吗?话费谁出,太自私了吧?当然,这些话,赵小穗只是在心里骂,她不愿意将三个人的寝室弄得剑拔弩张硝烟四起,用老家的话说,就是狗咬吵吵四邻不安。还有几个月就各奔前程了,何必呢,忍着吧。不大常回来的李韵也接到过师母打来的电话。她问,师母是不是有什么事可以让我转达?或者说,她昨晚回来了,但挺晚,她怕影响师母休息,就没有给您回电话。这话答得不能不让赵小穗心里叹服,起码将两层意思传达过去了:一是我们已经把你来电话的事跟巫雨虹说了,责任一推六二五,推得干干净净;二是巫雨虹不想给你回电话,理由却是出于敬重,就是巫雨虹问起来,也怪不了别人。两个意思归于一点,就是冤有头,债有主,你愿恨谁恨谁去,讨酒钱你别问我们,我们手里提的是醋瓶子。人比人得死,货比货得扔,不服不行啊!李韵放下电话,趁屋里没别人,问:“哎小穗,你猜师母找她什么事?”赵小穗摇头说:“我可不知道。”李韵笑,笑得如山窝窝里雾霭弥漫,又如峰巅上的阳光灿烂。她说:“你就装憨吧,你是大观园里的薛宝钗,宁荣两府里的那些破烂事,什么你不不清清爽爽?”赵小穗说:“我听不出你是在骂我呀,还是在夸我?那你是大观园里的谁呀?”李韵说:“我嘛,充其量是林黛玉吧,凡事小心翼翼,一张嘴巴却总是尖刻。中了,今天晚上我还得去陪我的那位老乡,拜拜了。”李韵风风火火地来了,又风风火火地走了。赵小穗心里呸了一声,笑骂,还自比林黛玉呢,林黛玉质本洁来还洁去,顶多给贾宝玉写两首情诗,还藏头不露尾的,有你脸皮那么厚吗?三锥子扎不出一滴血,敢把男朋友往床上带!我看你是王熙凤还差不多,女孩子家太工于心计,小心机关算尽,反误了卿卿性命。赵小穗万没料到,师母会玩起守株待兔的笨法子,直接到寝室来等巫雨虹了。那天,天空淋着细细的雨丝,赵小穗从图书馆出来,因没带伞,便一路小跑。到了宿舍前的拐弯处,见有人撑伞迎过来,没想竟是师母,师母说是等巫雨虹。赵小穗陪师母回了寝室,心里却一直紧紧的,为师母的“不好意思提老夏”。那句话看似玩笑,也许深埋着不想言表的内容。师母不避风雨地守到寝室来了,可见要见巫雨虹的决心有多么大,今晚,不定要有什么样的故事发生呢。如果两人在寝室吵起来闹起来,那自己可该怎么好?赵小穗心里忐忑着,既盼巫雨虹,又怕她回来,但巫雨虹还是如期而归了。让赵小穗万万没有想到的是,巫雨虹进了门,稍一怔,转眼就跟师母作亲热状,鸟儿张翅一样地扑上去,两人就抱在了一起,师母竟也堆了一脸的笑意。巫雨虹说,真没想到师母亲自跑来一趟,这几天我正忙着写毕业论文,只盼着稍闲一闲,就去您那里呢。

本文由9992019银河国际发布于银河国际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怕羞的木头

上一篇:剑底情缘 下一篇:天地之间有杆秤,县委书记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