聂羽岑的梦幻国度
分类:文学小说

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

  聂羽岑的梦幻国度(十二)

  聂羽岑的梦幻国度(十一)

  表演的前一天杨晔玄浩浩荡荡地来找聂羽岑,为什么说他浩浩荡荡,是因为身后跟着十来个人。

  期末考试到了,聂羽岑穿的很薄,一件银灰色的外套套在身上,下身是一条泛白的显得人十分瘦削的牛仔裤。杨晔玄看到他穿成这样,毫不客气地把自己的外套给他套上了。

  他拉了聂羽岑的手说:“来,帮我选衣服。到时候跳舞要用的。”聂羽岑问他哪来的钱,他说衣服可以租嘛,每件一天十元,大家AA制平摊就可以了。

  “喂,你在实验室考试,那冷死了,想被冻死吗?”杨晔玄说。

  最后聂羽岑给他选了一套纯黑的皮装,杨晔玄的身材是衣架子属性,穿什么都好看,这套皮装他穿着很有气势,非常的帅气,让聂羽岑评价就是“风骚”,杨晔玄打了他一拳。叶舟则说羽岑真有眼光。

  “我没注意到,而且这两天穿太厚很难活动的。”聂羽岑回答。

  “让你挑衣服真是我眼光好。”杨晔玄说。

  “啊,作为一个高中生你要照顾好自己啊,今天才发现你自理能力有多差,冬天了要换厚衣服都不知道。”杨晔玄帮他整好衣领。

  “为什么不让叶舟帮你挑,她是女生应该更了解这些。”

  “我妈惯的。”聂羽岑说。他从小就过着和小皇帝一样的生活,因为是独生子女,所以爸妈看的很娇,而且他还是个男孩,所以家务什么的妈妈根本不叫他插手,好好搞他的学习就行了。聂羽岑不是没试过自己洗碗拖地什么的,只是最后都被妈妈拦下来了。

  “我就说你不了解叶舟,你看她穿的,除了校服就是校服,她还和我说刚进理科班的时候被人当成男生了,那男生还搂了她的腰。从这你就可以看出叶舟的品味了。”

  像今天,明明该加厚衣服,他穿那么薄去考试,肯定会冻感冒的。

  “好吧。”聂羽岑禁不住笑了出来。叶舟在穿衣上确实不怎么注意,聂羽岑则是对时尚杂志挺感兴趣的,因为他总觉得时尚和艺术脱不了关系,作为一个标准的文科生,就应该有一双发现艺术和欣赏艺术的眼睛。

  “哎,预备铃打了,赶快进考场吧,我先走了。”伴随着进考场的铃声杨晔玄离开了。聂羽岑也赶紧走向考场。

  “给你自己也挑一件吧,”杨晔玄突然说:“我可以帮你付费。”聂羽岑笑笑,点头,和兄弟不需要客气。

  真的很冷。学校学生太多,又要同时考九科,所以只能把实验室也用上,这里平常很少来人,总有股阴森森的感觉,没有空调,在冬天就更冷了。

  他选了一套棉质的白色装,非常贴合他的身材。看着还真有种贵公子的感觉,杨晔玄说你看我们这是不是黑白双煞,我是恶你是善。聂羽岑说:去你的黑白双煞。叶舟评论道,不,你们这是情侣装。

  聂羽岑搓了搓手,找到座位后把文具都掏了出来,还有空白的草稿纸。

  让两个人都差一点下巴着地。

  四周看看,不少同学还在看书,争取考前的最后一分钟。聂羽岑则是出了空白草稿纸以外什么都不带,倒不是他太自信,是怕自己把书忘在考场了,况且考试作弊也没意思不是吗?

  “叶舟,和你说话就像在拍恐怖片。”杨晔玄说。

  对于考试作弊聂羽岑的看法是:那是不诚实的行为。杨晔玄则说作弊干嘛,别人又没我做得好,抄别人的拉低我分数。嚣张的不可一世。叶舟的看法是照抄得不偿失,浪费时间还可能抄不到被老师逮住,所以有那点时间还不如自己解题吧。

  叶舟则天真地眨了眨眼,说:“那是因为我说的话都精辟,一针见血知道不?”末了加句:“确实是情侣装啊,你看看,这样式,这身材。”

  所以三个人都诚实地考完了试。

  后来叶舟还推荐他俩去听一首歌,歌名叫《不是穿上情侣装就可以装情侣》。挺长的是吧,但杨晔玄和聂羽岑愣是没找到,最后证实是叶舟把歌名记错了。

  放假后聂羽岑杨晔玄还有叶舟一起疯玩了几天,然后成绩下来了。果然又是杨晔玄最好,年级第一,聂羽岑屈居第三,叶舟第四。因为她的数学实在是太烂了,只有六十分,其他科则高的吓人。

  终于到了元旦晚会那天,杨晔玄带着他的大队伍浩浩荡荡地上场了。聂羽岑看着台上的杨晔玄,想起他从前说要在这里开演唱会,现在好像真的实现了。

  叶舟拿着成绩单假装哭了一会说我再也不相信爱情了,我要抛弃我的初恋。

  台上的杨晔玄魅力四射,如同一个真正的巨星。下面不停爆发着女生们的尖叫,第一次觉得,杨晔玄的声音通过话筒,是那么的好听。

  杨晔玄则拍拍她的肩膀说投入我的怀抱吧,叶舟给了他一个白眼。

  杨晔玄朝舞台下的聂羽岑勾勾手指,笑得狡黠,好像在说你要表演什么,能比得过我吗?

  问杨晔玄这半年过的什么感受,杨晔玄说:失过恋努过力熬过夜吃过饭。聂羽岑说这算是什么烂回答,他觉得这半年只有一个感受就是:累!叶舟说你那回答更烂,这应该是恐怖的开始,明年就要分科,但是分完科还有数学,没有比这个更可怕的了。

  聂羽岑也笑,他是由衷地为杨晔玄高兴。他绝对有能力让下面的表演超过杨晔玄。

  杨晔玄和聂羽岑对叶舟的话不敢苟同。

  其实聂羽岑觉得自己满俗气的,他把家里的钢琴搬过来了,一首肖邦的独奏顿时响聋了杨晔玄的耳。当聂羽岑弹完钢琴全场寂静无声时,杨晔玄第一个站起来,双手举过头顶大声地鼓掌。随后用俗气一点的话说,全场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

  他们都还年轻,未来会怎么样大家都不知道。而我却想要把这个故事完结了。毕竟拖着三个人他们累我也很累,高中太耗人心力了。

  当时聂羽岑穿着白色的棉纺织衬衫在舞台上静静地弹着肖邦,神情安静而专注,聚光灯打在他身上,衬得他犹如王子。

  三个人疯玩了一个寒假,疯玩的同时叶舟狂补了数学,她说每晚做数学题做得都快吐了,后来没吐出来,因为忘记吃饭,最后哭出来了。

  看晚会的女生们都说格外的满意,十分欣赏聂羽岑的肖邦,男生则更喜欢杨晔玄的街舞。学校的奖还是由领导们评选然后定的。

  杨晔玄只能和聂羽岑一起安慰她,给了她不少建议,但是有没有用就不知道了,希望她能够早日摆脱数学的折磨。

  这一次,聂羽岑终于赢了,他的肖邦是第一名,杨晔玄的街舞第二。有生以来的第一次。

  聂羽岑觉得叶舟是这世上最坚强的人,从来不会被打倒。杨晔玄说她其实被打倒过很多次,只是无论多少次他都站起来了。

  问聂羽岑感受怎样,他说元旦晚会好好,我下次还要参加。杨晔玄则说他真的觉得聂羽岑当时很帅。叶舟说你们真的都很优秀。

  有些感叹。

  杨晔玄和聂羽岑火了,他们成了学校的校草,以往的校草可能除了是校草以外,还可能会被人叫做草包,因为成绩太烂。但他们是名副其实的校草,英俊帅气,成绩优秀。

  又经过了一个月,终于等到了分科,分科的前一天聂羽岑抱着杨晔玄哭了一场,说终于要离理化生远去了。杨晔玄说我也终于要离政史地远去了。

  叶舟偶尔会说:“都是因为你们,让我被全小女生嫉妒死了,天天说我霸占了学校的两大帅哥。”

  聂羽岑说你竟然要选理科,不行,你要和我一起选文科。杨晔玄则摇了摇头说不愿意,干干脆脆的拒绝了。叶舟说她也要选理科,虽然数学难,但是她可以接受。

  其实他们平常忙的要死,几乎只有星期天能见面。

  能接受就不要哭得跟孩子一样啊!

  “哈哈,不好吗?”杨晔玄笑。

  最后三个人还是坚持了自己的想法,杨晔玄和叶舟理科,聂羽岑文科,因为他将来要当演讲家,所以选文科会帮助大一些。

  “我才不要,烦死了,那些女生们天天找我,唧唧喳喳的很烦的。你知道我最讨厌嘈杂了。”叶舟皱着眉说。

  三个人分在不同的班,最好的死党如同三国时三国鼎立一般被分隔开了。

  “没有办法啊……”聂羽岑也笑了。

  叶舟依旧顶着巨大的烟熏妆式黑眼圈坚持不懈地为数学煎熬,她说的没错,确实是恐怖的开始,理科快班里一百二十分都很少见,因为大家都在一百二以上,就她一个六七十分。

  时光真的过得很快,快得让人记不起都发生了什么,转眼就到了高三,还是那句话,忙的要死。杨晔玄的头发都支棱起来了,他本来是很注重仪表的人,在他看来给人印象好坏一百分里有五十分是外貌。他都成这样了,聂羽岑和叶舟的样子就更惨不忍睹。

  叶舟说这是奇耻大辱,一定要攻克数学。

  叶舟与数学奋战终于得到了成果,基本稳定在一百三,每次数学试卷发下来的时候叶舟的眼泪就会掉下来,不是说她脆弱,只是这么辛苦的努力终于得到回报了,激动的。

  杨晔玄依旧轻松地学着,他还一直去上那个街舞培训班,在体育课休息的时候给同学跳街舞不知道迷死多少女孩子。

  聂羽岑说他好累啊,比考高中那会还累,都不知道晚上要几点睡觉了,作业永远写不完,书永远看不完,觉永远都不能睡。这个时候杨晔玄就会把下巴靠在聂羽岑的肩膀上说忍忍吧,就这一年了,我们都能熬过去的。

  聂羽岑在文科班里觉得压力很大,班里五十八个人,加上他一共十二个男生,这比例让人觉得太……于是所有的重活都由他们包办了,聂羽岑被女生们选为班长,理由是他训人时很有一股气势。

  两个人突然就用力地拥抱对方,这是叶舟会过来拥住他们两个,一起痛快地哭了场,然后接着去写题。

  聂羽岑表示很无奈,他还是第一次当班长。

  他们有时候也会谈论要考什么大学的问题,叶羽岑说考清华,因为它的演讲系是全国第一,叶舟说浙大,那是个好学校,杨晔玄说去哈佛,我想进好莱坞。

  日子过得就像小河里的水,哗啦哗啦流的欢快,一转眼就抓不住了。不知道经过了多少考试,来到了元旦晚会,这是整个年级的庆典。

  聂羽岑和叶舟惊讶于杨晔玄的目标,他真的很敢想,世界上不会有第二个叶舟,也不会有第二个杨晔玄。他的嚣张,他的骄傲,他的优秀,他的友谊……

  当是杨晔玄对聂羽岑笑得邪气,说我会让你这辈子都忘不了我,通过这次表演。聂羽岑说我也是。叶舟说我给你们当拉拉队就好了,我没什么才艺,除了会捣蛋以外。

  终于过完了高三,感觉就像死了很多回一样。杨晔玄高考完的第一件事就是去洗了澡,换了套新衣服,去理发店把留长没时间剪的头发给咔嚓了。聂羽岑睡了两天,好像要把所有熬夜没有睡的觉都补回来,杨晔玄和叶舟也陪着他睡,三个人就在床上睡了两天。

高一:刘琼琼

  两天里最紧张的是家长,但是家长们都没有打扰他们。他们太累了,当年家长们也经历过高考,但现在的高考远比当年要残酷。好好休息吧。

  最开始杨晔玄和聂羽岑的家长曾经反对他们和叶舟做朋友,认为男女有别,但真的当叶舟到他们家拜访时,才发觉这真的是个好姑娘,完全不用担心任何早恋问题。

  叶舟就是独一无二的。

  醒来后三个人都有点惊讶,然后一起去大吃了一顿,叶舟一边吃一边哭,她说她从没这么累过,浙大会不会要她。杨晔玄和聂羽岑说不知道。

  杨晔玄说SPA的考核书他已经寄到哈佛去了,他也不知道结果会怎样。

  三个人叹了会气,然后化悲愤为食量,横扫了所有食物。

  三天后高考放榜了,三个人在电脑旁等了一天,成绩终于出来了,都是六百多分。杨晔玄摇摇头,聂羽岑淡淡地看着,叶舟什么都没说。

  一个星期后,各自都收到了通知书,聂羽岑被清华录取,叶舟去了浙大,杨晔玄没有等到哈佛的通知书,北大和清华寄给了他通知书。

  他看着通知书不知道怎么办,聂羽岑说跟我走吧,一起去清华,你可以考研考到哈佛去。杨晔玄就信了他,开学时两个人带着行李包去了清华。

  他们也送了叶舟。

  这是他们第一次出远门。

  杨晔玄突然说:“你看,我们可以为自己做决定了。”聂羽岑点点头,抱住了他。

  这些年,真的很累,不知道经历过了多少,为了梦,也不知道拼了多少个日夜,值得吗?值得。无论是他,还是杨晔玄,还是叶舟,我们的未来,真的把握在我们手中。

  三年后,杨晔玄去了哈佛。

  聂羽岑在清大开讲座,出了他的第一本书。

  叶舟写出了一片科学论文,成为浙大最年轻的物理系教授。

  你看,未来有多远呢?

  想有多远就有多远吧。

  写到这里,故事也就结束了,总觉得写这个故事让我特别累,故事里的人物有着现实的影子。那个聂羽岑就像是我吧,叶舟也很像我,都是非常拼命的人物。杨晔玄则是那个让很多人咬牙切齿的“邻居家的孩子”,什么都好,而且没那么累。但事实呢?

  我们都太天真了。

  算了,写完了,终于写完了。我的第一篇小说。

高一:刘琼琼

本文由9992019银河国际发布于文学小说,转载请注明出处:聂羽岑的梦幻国度

上一篇:单骑诱敌,第二十八章 下一篇:聂羽岑的梦幻国度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