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线阅读,交心之言
分类:关于文学

刘裕和宋悲风在秦淮河支流一道小桥下,登上泊在那裹的一艘快艇,由宋悲风划艇,离开桥底,往秦淮河方向驶去。这艘小艇是宋悲风嘱人藏在这里,以供他从秦淮河到乌衣巷谢家之用。两人戴上竹笠,遮掩容颜,如此装束在秦淮河是司空见愤,加上秦淮舟船往来之众,天下称冠,所以走水道容易鱼目混珠,非常安全。宋悲风曾长期负责谢安的保安工作,对建康城了如指掌。今次荒人南逃,大部分人得以避往栖云寺,全仗他说动支遁,派出大批佛门高手接应。宋悲风忽然道:"今次我重回建康,有种非常古怪的感觉,再不感到属于这里,反有点儿格格不入。"刘裕正任由迎艇头吹来的河风吹拂,冰寒的感觉,可使他淆乱的脑筋冷却下来,闻言笑道:"你是中了边荒不可救药的毒,故不习惯其它地方。"宋悲风边摇橹,边哑然失笑道:"中毒?哈!边荒集确是个去了便不想离开的地方。"接着叹一口气,道:"你是否决定干涉桓玄纳淡真小姐为妾的事?"刘裕道:"宋叔也晓得此事?"宋悲风点头道:"是孙小姐告诉我的,她正因此事要见你。孙小姐的胆子很大,否则那次在广陵便不敢为你和淡真小姐穿针引线。"刘裕忍不住问道:"可是她告诉玄帅我和淡真小姐的事?"宋悲风道:"不关孙小姐的事,是我告诉大少爷须留心你和淡真小姐,其它的不用我说出来吧!"刘裕苦笑道:"多谢宋叔的关怀,否则我已铸成大错,既对不起玄帅,更对不起边荒集的兄弟。"宋悲风茫然道:"到现在我还不知是否做对了?"刘裕道:"直至这刻仍是对的,至少竺法庆永无踏足建康的机会,司马道子亦因司马曜之死暂时无力逼害谢家,反要借重谢家的威望,支持由他一手策立的傀儡皇帝。"小艇从支流进入秦淮河,逆流而上,往谢府而去,在冬日温柔的阳光下,秦淮河两岸仍是风光迷人,安宁乎静,时间像静止下来,只有以百计的大小舟船在广阔的河道上往来不绝。宋悲风默然片刻,道:"燕飞似是在淡真小姐一事上很支持你呢!"刘裕点头道:"燕飞确是我好得没话说的好朋友,他的方法直接简单,就是只要让淡真神秘失踪,王恭和桓玄只会怀疑是司马道子干的。"宋悲风道::-确不失是可行之计。"刘裕道:"所以即使钟秀小姐不想见我,我也要设法见她一面。咦!"宋悲风讶道:"甚么事?"刘裕探手抓着悬在胸口的玉佩,色变道:"不好!玉佩变暖哩!"※※※在此时此地,燕飞感觉到自己正置身于生命中最奇异的阶段。他似是一无所有,但又像拥有一切。纪千千被掳北去,边荒集二度失陷于强敌之手,荒人四散逃亡,再无复第一次失陷后之势,一切有待重新整合和急待各方面的支持,可是他的斗志却是前所未有的强大。因为他明白拯救千千主婢的机会,像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儿,正逐渐成熟。杀死竺法庆,令不可能的事变成可能。而他正处身于大时代变动的风暴漩涡的核心处,走在改变天下形势的浪锋上,他的成功或失败,亦影响着南北未来的发展。司马曜昨夜的死亡,是诡谲离奇的斗争下的结果,其真相只会存在于几个当事人的心内深处,永远不为人所知。他在归善寺后院的静室坐了近两个时辰,见不同的人说话,不停的有新的情报,形势不住变化。每一个人都试图掌握自己的命运,于剧变里争取最大的好处,又或希望能保持不失。由淝水之战到司马曜之死,天下不论南北均被卷进翻天覆地的巨变里,牵连到每一个人。究竟谁是最后的胜利者呢?安玉晴芳驾光临,又会带来怎么样的变量?她曾是令燕飞心动的美女,尤其是她一对美丽而充满神秘感的眸子。支遁领安玉晴进入静室,道:"请恕支遁打扰之罪,玉晴有急事须立即找燕公子。"燕飞起立相迎,支遁告退,两人在静室坐下。安玉晴那对令燕飞没法忘记的大眼睛一眨不眨地瞧着他,轻轻道:"天地佩竟然没有落入你手内吗?"她改穿男装,还把俏脸弄得黝黑,但仍因她的美目难掩其出色的气质和艳色。她的美丽与纪千千的活泼生动是截然不同的,彷如深谷中的幽兰,不沾人间的恩怨。燕飞讶道:"你是怎么猜到的?"安玉晴苦笑道:"若在你燕飞手上,以你的为人,会立即把天地佩交给我。对吗?"燕飞道:"天地佩该在尼惠晖身上,我在竺法庆的尸身并没有发现天地佩。"又道:"真不好意思,安姑娘是为这件事找我吗?"安玉晴摇头道:"只是顺口问一句,我找你是希望你出手助我,从任青-身上把心佩抢回来。"燕飞道:"姑娘晓得任青-在哪里吗?"安玉晴道:"我有一套追踪她的特别手段,因为她偷吃了我爹珍贵的'小还丹',所以身体会散发一种特别的香气,我就是凭此多次追上她,现在也是凭此寻到她的所在。"燕飞问道:"她在哪里呢?"安玉晴道:"她正藏身在石头城外码头区的一艘船上,船该是属于两湖帮的。"燕飞失声道:"甚么?"安玉晴大讶道:"你的脸色因何变得这么难看?"燕飞心叫完蛋。任青-藏身处的情报,肯定已经由屠奉三的黑道朋友转送往明日寺,现在时间上已来不及阻截,且无从阻截,因为他根本不晓得屠奉三在哪里。当他与屠奉三会合时,一切都完了。唯一办法,是死马当活马医,守在那裹待司马元显来上当,不过在没有激战的情况下,没有可供混水摸鱼的混乱形势,他们能生擒司马元显的机会微乎其微。动辄自投罗网,反陷力战而亡之局。燕飞苦笑道:"我们还以为任青-是藏身在岸上一个两湖帮的巢袕内,且设计引司马元显来擒人,再活捉司马元显,以他来交换被开入牢中的边荒兄弟。唉!"安玉晴道:"那是江湖人惯用的手法,看似进入某座房舍,事实上却是经房舍的秘道往另一处去。郝长亨是很小心的人,绝不会留在可被人重重围困的绝地。"燕飞一震道:"竟有郝长亨牵涉在内?"安玉晴道:"如非有郝长亨和大批两湖帮高手在船上,我便不用来劳烦你这位边荒第一剑手。到现在,我仍不知道任青-如何会和两湖帮搭上的。逍遥教虽然与两湖帮-向有交往,可是任遥已死,逍遥教烟消云散,任青-对两湖帮再没有可供利用的地方。"燕飞心想事已至此,苦恼是无济于事,只好另想办法。道:"任青-不是搭上两湖帮,而是搭上桓玄。此事异常复杂,郝长亨潜入建康,是要护送任青-和一个关乎到晋室兴衰的关键人物到荆州去。"安玉晴道:"你肯助我吗?只要建康军解开对大江的封锁,他们会立即扬帆西去。而据官府公布,锁江是为追捕荒人,到明天正午一切会回复正常,我们只有今晚的机会。"燕飞道:"姑娘若只为得回心佩,根本不用拿下任青-,因为心佩并不在她身上。"安玉晴愕然望着他,说不出话来。※※※刘裕学燕飞般把真气送入心佩,却是毫无反应,温度仍在逐渐的提升中。宋悲风大吃一惊道:"我们立即掉头回归善寺。"刘裕摇头道:"温度正不住提升,显示尼惠晖和弥勒教的高手,正依天地佩的指示来找我们复仇,如这么回归善寺,会把大批敌人引到归善寺去,我们的掳人大计不但要泡汤,还会祸延佛门。"宋悲风一言不发,偏离往谢家的航道,绕个大弯,掉头往对岸驶去,由逆流改作顺流,船速立即大幅增加。刘裕喜道:"热度下降哩!"宋悲风点头道:"我没有猜错,尼惠晖是在明日寺的位置,我们往乌衣巷去,离接近皇城的明日寺只有约七里的距离,所以两佩生出感应。"刘裕旋又色变道:"心佩又升温哩!"宋悲风放下船橹,任由小艇往下游飘去,伸手道:"拿来!"刘裕愕然道:"此事该由我来应付。"宋悲风声色转厉,坚决的喝道:"拿来!我没有时间和你辩论。"刘裕不情愿地从颈上除下心佩,放入他掌中。宋悲风微笑道:"不用担心,两佩的直接感应只在十里许的范围内有效,凭我对建康的熟悉,不但可摆脱敌人,还可把他们引走,若我没有回来,大家便在边荒集碰头吧!"说罢纵身而起,投往秦淮河的西岸,几个起落,消没不见。刘裕发呆片刻,此时小舟已过了朱鹊桥,他已失去到谢府的心情,取起船橹,把舟子划往原来隐藏的地方去。忽然间,他对今晚生擒司马元显的事,再没有先前的信心。宋悲风是一等一的高手,对建康城又了如指掌,兼且人脉广阔,很多他们没法办到的事,对宋悲风来说只是举手之劳。没有宋悲风,对他们的行动会有很大的影响。※※※燕飞解释清楚后,道:"刘裕对心佩并没有据为已有的野心,只是逼不得已,希望姑娘大人有大量,不和他计较。待会他回来,我会着他把心佩归还姑娘。"安玉晴淡淡道:"看在你治好爹的水毒份上,玉晴便没法怪你们。且心佩并不在任青-手上,我安心多了哩!"又瞄他一眼道:"你对被称为'洞极三佩'难道没有丝毫好奇心吗?"燕飞道:"边荒集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我们荒人根本没空去想其它事。"安玉晴若无其事的问道:"你们营救纪小姐的事有进展吗?"燕飞坦然道:"我现在尽量不去想那方面的事,眼前当务之急,是救回陷身囹圄的兄弟,然后是光复边荒集,否则其它一切均变成妄想。"安玉晴道:"我可以为你们尽点力吗?"燕飞道:"姑娘有此心意,我们非常感激。不过姑娘一向与世无争,绝不宜卷进我们荒人的事内。姑娘如能指示出任青-目前藏身在哪一艘船上,对我们会很有帮助。"安玉晴毫不犹豫地说出那艘船的大小、式样和停泊的位置,道:"为免影响你们的行动,我暂时不去找任青-算帐。"燕飞道:"我们和尼惠晖的冲突是无法避免的,如将来我有机会取得天地佩,我会把天地佩转赠姑娘。"安玉晴垂头不语,半晌后才抬头往他凝视,轻轻道:"我有点怕!"燕飞不解道:"怕甚么呢?"安玉晴道:"我怕三佩合一的情况,究竟会有甚么事发生,是没有人能预料的。"燕飞抓头道:"难道从未有人试过把三佩合而为一吗?"安玉晴道:"'洞极三佩'据传是来自远古黄帝随身的一块佩玉,当年他大战蚩尤时,正是凭此玉镇压蚩尤的邪气。在黄帝升天前,他命当时最出色的匠人把佩玉一分为三,成为现在的天、地、心三佩,还遗言只要三佩合一,便可以找到他亲着的不世宝典《太平洞极经》,而此经最引人人胜的地方,是内中藏有'洞天福地'的秘密,那是黄帝白日飞升的宝地,藏有惊天动地的秘密,是修道的人梦寐以求的仙地。"燕飞道:"三佩竟从未试过落在一个人手上吗?如真是来自黄帝,该有千年以上的岁月哩!"安玉晴道:"你似乎不大相信,对吗?"燕飞坦白道:"传闻总有夸大处,不过三佩确非凡品,只是佩玉间可以互相呼唤感应,已超出常人的理解力,根本是不可能的,偏又是事实。"安玉晴赧然道:"我也不知道为何要告诉你三佩的事,或许因你也是有缘人吧!三佩确曾落在一个人的手上,那便是我爹的师傅,我称他作祖师爷,他也是江凌虚和孙恩的师傅,另外还有四个师兄弟。"燕飞早晓得她爹安世清与江凌虚有师兄弟的关系,只没有想过孙恩亦与两人有师兄弟的关系。看后来的发展,师兄弟可能因三佩而反目,各据一佩,弄至眼前的情况。荣智也可能是其中一个师兄弟,不知如何"丹劫"会落入他手上,他想问安玉晴,又怕节外生枝,终没有问她。安玉晴道:"祖师爷力图把三佩合一,以识破《太平洞极经》的秘密,却不知如何没法成功,没有人晓得发生过甚么事。在他坐化前,把三佩分别交给我爹、江凌虚和孙恩,事情便是这样子。"燕飞终忍不住,待要顺道问她有关"丹劫"的事,此时刘裕回来了。刘裕见到安玉晴吃了一惊,愣在入门处,不知如何是好。燕飞哑然笑道:"刘兄不用慌张,安姑娘已清楚整件事,且没有怪责我们,还不快物归原主。"刘裕现出苦涩的笑容,来到两人旁坐下,颓然道:"尼惠晖持天地佩追来,心佩生出感应,宋叔怕她破坏我们的事,持心佩引他们追去,还说如没法回来,会到边荒集去。"燕飞和安玉晴听得面面相觑。安玉晴问清楚情况后,起立道:"我赶去助宋叔,希望你们在这里一切顺利,边荒集见。"说罢匆忙去了。剩下刘裕和燕飞你眼里我眼,枝节横生,一时间不知说甚么话才好。

燕飞睁开眼睛。换上平民装束的屠奉三步入静室,哑然笑道:"你是如何办到的呢?"燕飞心中涌起亲切的感觉,在这一刻,他是绝对地信任屠奉三。微笑道:"这是因边荒集气数未尽。你有甚么好计谋呢?"屠奉三在他对面的蒲团上盘膝坐下,双目闪闪生辉,脸上现出回忆的神情,叹道:"我从未试过对一处地方生出如此的感情,当我见到边荒集被妖人占领,大批荒人沉尸颖水,我有种刚过门的妻子被人奸杀了的愤怒感觉。我还以为自己已被毁掉,再没有路可走,或许唯一可以做的事是落草为寇,直至听到你斩杀竺法庆的一刻,忽然间一切又充满希望。"燕飞点头道:"放心吧!今次我们事实上是赢了,慕容战、卓狂生、姬别、红子春、姚猛和贵属下陰奇,均成功逃入巫女丘原,随行者尚有三千多兄弟,正等待我们的好消息。现在我头痛的是那些逃来建康,却被司马道子关进皇城内大牢中的兄弟姊妹,司马道子明言明午要将他们处斩,摆明是引我们去救人时一网打尽的陷阱。"屠奉三微笑道:"本来我也烦恼得要死,不过现在见到你,烦恼尽去,还感到前途一片光明。正如你所说的,边荒集该是气数未尽。"燕飞欣然道:"原来屠兄已胸有成竹。"屠奉三笑道:"要去劫刑场当然是绝没有可能成功,但如我们能逮到一个人,就比劫刑场更有效,且是我们力所能及的。"燕飞动容道:"确是绝计!但司马元显不是与王国宝到边荒集去吗?"屠奉三道:"幸好宋叔在建康人脉极广,人人看在安公份上,多少给他一点面子,故能查到司马元显已于三天前率领水师返回建康。这小子自以为立下大功,回来后便花天酒地,每晚到秦淮河的一艘花船去与初卖身的红妓天香鬼混。我刚才便是去实地视察下手的地点。坦白说,单凭我和宋叔,要杀人或可以勉强办到,但要活擒他却是非常困难,不过有你燕飞在,当然是另一回事。"燕飞皱眉道:"若他今晚不去找天香,我们岂非好梦成空?"屠奉三冷哼道:"所以宋叔仍在侦察敌情,不论司马元显躲到哪里去,包括琅砑王府在内,我们定要把他生擒活捉,掳人才可以勒索,对吗?"燕飞道:"这种事你比我在行,我听你的指挥好哩!"屠奉三以带点自嘲的语气道:"我确是这方面的专家。咦!宋叔回来哩!谁和他一道来呢?"燕飞也听到两个人的足音,一震道:"是刘裕!"宋悲风和刘裕并肩进入静室,劫后重逢,自有一番欣喜。两人席地在左右坐好,商议大计。到刘裕弄清楚眼前的情况,忽然向屠奉三道:"今次边荒集之变,对屠兄与桓玄的关系有没有影响?"燕飞心中一动,晓得刘裕是想先弄清楚屠奉三的心意,方决定应否让他知道某些事。宋悲风却晓得刘裕才智过人,问必有因,故刘裕虽岔远了,仍没有丝毫不耐烦之心。屠奉三显然亦正思考着同一问题,闻言苦笑道:"实不相瞒,桓玄现在心中肯定只有一个念头,就是杀掉我屠奉三。"答案大出三人意料之外,听得讶然相视,乏言对应。屠奉三双目杀机大盛,沉声续道:"从桓玄舆聂天还结盟那一天起,桓玄已有除我之心,幸好当时我已到了边荒集,否则肯定性命难保。关键在我太熟悉桓玄,他亦知道终有一天,会被我看破他弑兄的罪行。江海流亦因此而被他害死,下一个将是我屠奉三,干掉我们两个,他才可以安心。"宋悲风道:"你不是他自小相识的好朋友吗?"屠奉三道:"我们确曾是好朋友,不过桓玄这几年变得很厉害。何况对我屠家有恩的不是桓玄而是桓冲。桓冲也是我最尊敬的人。"燕飞道:"假设我们能收复边荒集,桓玄会怎样待你呢?"屠奉三淡淡道:"我们再也不能回复到边荒集二度失陷前的情况,因为我没有逃回荆州去,反是溜到建康来,这之间有很大的分别,令桓玄清楚知道我看破他有杀我之心。当然,如我们重新夺回边荒集,到那时,我又有被利用的价值,他或会在表面上容忍我。"又笑道:"告诉我,目前在南方,最聪明的是哪一个人呢?"刘裕微笑道:"屠兄想说的是否聂天还?"屠奉三拍腿道:"好小子!这叫英雄所见略同。既然刘兄看到此点,为何仍恋栈于北府兵的卑微职位,不随我们回边荒集霸地称王,共享过一天得一天的痛快日子?"宋悲风胡涂起来,道:"我不明白你们在说甚么?"屠奉三道:"这要从整个时局说起,荆州一地,自三国时的孙权开始,已极受重视。所在孙权主吴之时,西土之任,无一非名臣宿将;每值荆州有事,必亲自处理,故孙吴一代,莉州形势稳固,对外能屡摧大敌,而内乱亦能迅速扳平。故有谓'三吴之命,悬于荆江'。到晋室南渡,据旧吴之地,荆州仍是举足轻重,任荆州刺史者,等于统辖了半壁江山。可惜晋室对荆州事事猜防而不知自强,直至今天,始终无法挽回此外重之局。"燕飞吁出一口气道:"屠兄识见高明,对荆州的分析非常透彻。"刘裕点头道:"晋室既时刻感到荆州的威胁,所以对主荆州者,不问是非,必千方百计阻挠以败其事,所以桓温欲以荆州之资,北伐中原,结果无功而回。弄至既不能攘外,内亦不安。"宋悲风道:"安公正是有见及此,所以建立北府兵以自强。"屠奉三道:"问题在谢玄一去,北府兵却因内部权争致陷于半瘫痪的状态。依目前的形势发展,最后能席卷南方者肯定是桓玄的荆州军,所以我说聂天还聪明,因为他懂得挑选最有机会夺天下的人。桓玄放弃我而取我的死敌聂天还以代之,皆因聂天还的利用价值比我大。得聂天还之助,他可以轻易锁江,暂断建康与上游诸城的联系。杀我屠奉三,不但可以除去心腹之患,更可以讨好聂天还,向聂天还展示诚意。"宋悲风终于明白,为何屠奉三说刘裕该到边荒集去,因为不看好北府兵的形势。他身为谢家旧臣,当然听得不是滋味,却又知屠奉三所说属实。刘裕深吸一口气,道:"明白哩!现在我们可以畅所欲言了。司马曜昨晚刚被人害死了。"包括燕飞在内,人人色变。※※※刘裕把早午见过任青提的情况详细道出,又解释了和她的关系,且没有隐瞒心佩的事。其中的曲折离奇,以屠奉三的见多识广、江湖经验的丰富,也听得瞠目以对。刘裕最后道:"所以我要先弄清楚屠兄的心意,方敢坦诚奉告。在心佩一事上,请屠兄代守秘密,因为牵涉到整个道门的斗争。"屠奉三望望燕飞,又瞧瞧刘裕,道:"天下竟有如此异宝,燕兄因此被竺法庆算倒,但亦因此宝不但令边荒集避过大祸,更斩杀竺法庆,又使刘兄逃过任妖女的毒手。"宋悲风道:"现在我们最重要的事,是先弄清楚司马曜确已归天。"刘裕道:"任青-理该不会在此事上骗我,除非她并不指望我帮她取回心佩。"屠奉三道:"她应是说真话,否则如刘兄查出司马曜未死,定会对她起疑,那她不只没有机会再暗算刘兄,连心佩也要失掉。"燕飞道:"刘兄来寻我们时,有没有留意任青-或会跟踪在后呢?"刘裕露出个充满信心的笑容,双手环抱胸前欣然道:"跟踪的人是我而非她,我早猜到她不敢冒险追踪我,离开她的居处后,我躲在暗处,半刻钟后她便出门,还以种种手段想摆脱跟着她的人,那点小把戏当然难不倒我。最后她到了外城区西市的一间杂货店,如我没有猜错,那该是两湖帮在建康的巢袕。"燕飞和宋悲风交换个眼色,均感欣慰。斩断与任青-的暧昧关系,对刘裕是好事而非坏事,再不用和此妖女纠缠不清,且激起刘裕的斗志。燕飞道:"你怀疑任青?已投向桓玄的猜测非常合理,穿针引线者肯定是两湖帮,逍遥教和两湖帮一向关系密切。聂天还当日临阵退缩,正因孙恩杀死了任遥。"屠奉三淡淡道:"我明白桓玄,他遇上任青-便像蚂蚁遇上蜜糖,会是如胶似漆。"又道:"刘兄从任青-身上探测出来的情报,非常有用。桓玄是个非常懂得把握机会的人,现在南方已在他的掌握里,当不会放过乘虚而入夺取边荒集的机会。最吸引他的是根本不用费一兵一卒,趁弥勒教溃不成军,建康军又需回防建康的当儿,进占边荒集,如此南北水陆运的庞大利益,将落进他的口袋裹去,南方还有能与他颉顽的人吗?"燕飞等均听得倒怞凉气,桓玄将比司马道子难应付多了。宋悲风不解道:"南方大乱即至,桓玄还有空去经略边荒集吗?"屠奉三道:"他何须费神去理,只会令聂天还这头号走狗出马,派出像郝长亨般有身分地位又能言善辩的人,凭着控制南方水道的优越条件,说服慕容垂和姚苌两方改与他们合作。"燕飞等的心直沉下去。在边荒集目前的形势下,最能发挥作用的将是两湖帮。司马道子在司马曜驾崩后,能守着建康已相当不错,再没有余力兼顾阵脚未稳的边荒集。要知边荒集能否兴旺,靠的是南北的水陆路贸易,所以慕容垂和姚苌为自身的利益,不得不寻找新伙伴,而两湖帮便是最理想的合作者。两湖帮尚有一项建康军没法及得上的优势,是灵活自如,不用按成规办事,不像建康军要依足朝廷的准则收税,而边荒集的汉族荒人则变成有国籍的人,再非无法无天的荒人,这一切都会破坏荒人的"传统"。宋悲风倒怞一口凉气道:"如让桓玄通过聂天还在边荒集站稳阵脚,我们将永远失去边荒集。"屠奉三笑道:"宋叔开始视自己为荒人哩!"燕飞从容道:"现在仍末是郝长亨到边荒集的好时机,桓玄会着聂天还忍耐至司马曜的死讯传出,各地组成讨伐司马道子的雄师,王国宝匆匆从边荒集撤返建康之际,方会行动,所以我们仍有时间部署。"刘裕沉吟道:"形势变化的急遽,确出乎人意料之外,说不定我又可以公然返广陵去,说动刘牢之支持我们。他该明白如给桓玄控制边荒集,北府兵会被切断生存的命脉,变得只能依赖司马道子在粮食和物资上的供应。"屠奉三赞道:"刘兄的脑筋动得很快,我们和两湖帮的机会是相等的。"宋悲风道:"这方面的事暂且撇在一旁,眼前十万火急之事,是如何掳人勒索,我刚才查得司马元显已取消了今晚与天香的约会,间接证实宫廷有变,但也使我们失去一个生擒司马元显的机会,真教人头痛。"燕飞道:"我们是否仍该查证司马曜驾崩之事呢?"宋悲风道:"这方面由我负责,怎都会有蛛丝马迹可寻。"众人晓得他长期侍候谢安,认识建康权贵,其中不乏司马曜的心腹近臣,该可透过他们旁敲侧击司马曜的真正情况。屠奉三道:"我们在这里等待宋叔的好消息。"宋悲风去后,三人继续商量。屠奉三显露他在这种诡谲情况,玩陰谋手段的才能,问道:"现在司马道子最害怕的甚么呢?"说这句话时,他的眼睛望的是刘裕,显然是在考量刘裕。燕飞早在边荒集时,已留意屠奉三与刘裕间的微妙情况,隐隐感到屠奉三是不甘寂寞的人,对桓玄的忘情背义是切齿的痛恨,只要刘裕能证明给他看确有继承谢玄的本领,屠奉三会站到刘裕的一方,向桓玄和死敌聂天还作出报复,也为自己和手下儿郎的将来铺出光明的前路。刘裕想也不想的答道:"曼妙是由他献上予司马曜,而曼妙的真正身分更不能见光,如被人揭破害死司马曜的正是逍遥教妖女曼妙,司马道子就算跳进长江也洗脱不了嫌疑。所以他不但会掩饰司马曜横死的真相,还要杀曼妙灭口,好死无对证。"燕飞点头道:"看得非常透彻。"屠奉三道:"所以任妖女是满口胡言,连我们这些外人也看出司马道子非杀曼妙不可,曼妙怎会留在宫内任人宰割?我猜曼妙大有可能正藏身被刘兄跟踪识破的两湖帮秘巢内,静候到荆州见桓玄的机会。"刘裕拍腿道:"有道理!"屠奉三续道:"曼妙是桓玄手上有用的棋子,可用她来诬蠛司马道子害死司马曜,这种事根本不用证据,只是曼妙贵人的身分便有足够的说服力,难道司马道子敢指证曼妙是逍遥教的妖女吗?所以自昨夜开始,司马道子的注意力已由我们荒人转移到曼妙身上,如被他晓得任青-与桓玄勾结,更会不惜一切杀死曼妙。"燕飞道:"我们如何利用曼妙,来达到活捉司马元显的目的呢?"屠奉三道:"在为桓玄办事期间,我们一直在留意南方各大臣名将的动静,研究他们的行事作风,好未雨绸缪,万一有事发生,可以迅速掌握到对付他们的方法,这方面由我负责,所以我对司马道子这个被作重点研究的人的行事作风,知之甚详。"刘裕心中涌起异样的感觉,自己成为谢玄的继承人后,肯定会成为屠奉三研究的对象,那时他对自己的观感如何?更想到屠奉三之所以能够看穿自己对他用计,故能用借刀杀人的方法反过来对付他刘裕,引致后来任遥被孙恩刺杀,这种种缘由,正因他熟悉自己。又想到桓玄强要纳王淡真为妾,非因好色,而是晓得王淡真是王恭的命根子,有王淡真在手,便可以绝对地控制王恭,不愁他不在各方面顺他的意思就范。桓玄是要透过王恭来控制北府兵。屠奉三道:"只要证实司马曜昨晚归天,我们便可以假设曼妙已逃离皇宫,那时不理她是否藏身在两湖帮的秘巢内,只要任妖女确曾到过那里,我们便可以利用曼妙引司马元显上钓。"燕飞皱眉道:"如司马道子晓得曼妙在那里,必会亲自率高手尽杀该处的人,在这样的情况下,纵有司马元显随行,我们也很难向司马元显下手。"屠奉三道:"这是由于燕兄对朝廷的情况不熟悉,方有这般的想法。司马曜之死,已令司马道子的阵营手脚大乱。在拥立新君前,他要做很多工夫,首先是安定皇族里有影响力的人,大家达成一致的意见,同意由谁继承皇位,然后轮到朝中的元老大臣,向他们公布司马曜的死讯,再决定葬礼的日期,才会向国民公告。这些事繁琐复杂,司马道子必须坐镇皇宫,亲力亲为,不能假任何人之手,所以他是没有可能分身的。"稍顿续道:"至于搜捕曼妙的事,则交由他最信任的人处理,由于曼妙是贵人的身分,且事关重大,绝不可以泄漏丝毫风声,否则会惹得人人起疑,所以搜捕只能在暗里进行,表面当然可以装作是搜捕我们荒人。"刘裕道:"明白了!司马道子最信任的人当然是司马元显,所以追杀曼妙的任务,理该由他主持。"燕飞道:"如果我们猜错又如何呢?"屠奉三道:"那就只好怨自己运气差,而我们的荒人兄弟明天将难逃死劫。这是一场在建康城内打的战争,我们因应敌人的情况作出种种布置,拟定最有可能致胜的策略,其它便要在战场上见真章。"刘裕道:"这是我们唯一的机会,怎都要赌他一铺。最头痛的是如何把消息传人司马元显的耳内,让他率众去攻打两湖帮的秘巢,而我们则在旁捡便宜。如能生擒司马元显,事后如何避过敌人的追搜?"燕飞问道:"建康官府对举报我们荒人是否有悬赏呢?"屠奉三欣然道:"这确是最简单又直接的办法,我在建康还有些帮会朋友,可设法找人帮忙,又不会牵累朋友,至于细节由我去想办法,我要先弄清楚悬赏方面的情况,如其中有一张是任妖女的画像,一切难题可迎刃而解。"刘裕道:"这个可能性非常高,且可能画像是今天才挂出来的。"屠奉三跳起来道:"你们在这里等我的好消息。"说罢匆匆去了。

本文由9992019银河国际发布于关于文学,转载请注明出处:在线阅读,交心之言

上一篇:在线阅读,第十三章 下一篇:没有了
猜你喜欢
热门排行
精彩图文